Jodie 的日記

Morning Markets in Taipei

Selling freshly caught fish in the morning marketThis is a list of some of the morning markets in Taipei. Taiwan's morning markets are ignored by most travel guide books, magazines and websites. In Taiwan, most families shop for fresh food in the morning markets two, three or even four times a week, that's how they get the freshest ingredients. Taiwanese people really care about fresh ingredients, for health and taste reasons, and because small homes don't have storage space – they want vegetables the day they are picked, noodles the day they are made, fish the day they are caught, and so on. Read more about Taipei's day markets here.

橄欖油這樣吃

常常被問及怎麼用橄欖油?
初榨的橄欖油是不是只用來涼拌?不能煮,加熱後油質會被破壞。

終於逮到請問專家的機會,家族在加洲產橄欖油的義大利裔Ashley跟我說:「他們家裡自小就只有用橄欖油,而且不論煎、煮、炒、拌通通都用初榨的橄欖油。」應該是產油的家族,所以可以這麼奢侈的用吧?

不過之前在義大利認識的師傅Alexsandro也是這樣用橄欖油的,他到農場買了新鮮初榨的橄欖油,廚房裡就這麼一瓶沒別的油,不論怎麼煮都只用它,這也可能是廚師的講究吧?

凡事都要經過科學論證的英倫John,到義大利後也這麼跟我說,大家都對橄欖油的使用方式很不解,但義大利人用初榨橄欖油烹調所有的食物,根本沒管加熱後會怎樣的說法。


 

我們對中國遊客很有耐心?

隨先生出差台北,來自加拿大的Joann 參加北海半日遊,跟我說她去了野柳玩,興奮地將她拍的照片給我們看,她說這片海岸太美了,海岸邊的石頭更美。

野柳海岸的美讓她嘆為觀止,野柳海岸的中國旅客卻讓她目瞪口呆。她說野柳地質公園裡約有三百個中國旅客,他們的聲音傳遍了海岸,彼此間互相推擠,任意爬到岩石上或護欄外,當管理員制止時,這些不守規則的遊客竟叫囂起來,他們說:「我們是付錢進來的,為什麼不能站在岩石上‧‧‧」Joann也給我看了這不守規矩的遊客的照片。

隨行的台灣導遊跟Joann說:「我們以前台灣人在別人的眼裡也是這樣,不懂得尊重環境還破壞環境,土裡土氣的,所以現在我們對中國遊客很有耐心。」

常有外國客人跟我說:「台北的故宮博物院太棒了,是世界上一流的博物館,但裡面擠滿了人,太吵了。」

這些遊客對吵雜的故宮剛開始都覺得莫名其妙,不多久就知道他們是來自中國的遊客,在故宮裡他們暢所欲言,推擠貼近藝術品。曾經我也是這麼好奇,沒在意別人、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吧!

熱愛亞洲都市生活的 John 與 Jeff

自從二岸直航後,我有許多來自中國的外國客人,他們已經玩膩了中國的許多地方,想換個口味到台北來。

今天的John 與 Jeff 居住在上海有五年半的時間,他們一進門就跟我說台北實在太有意思了,這裡有日本、馬來西亞、中國與西方國家的色彩,這裡人的國語發音標準溝通起來很輕鬆,這個城市裡的交通極度方便可玩的地方太多了。

四天以來他們到過日本味濃郁的北投泡湯,沒上過大館子就在各夜市、永康街等地方找吃的,從下飛機後領了台幣八千元吃吃喝喝的到現在都用不完,在台北的時間卻不夠用,下午就得回上海了。

他們顛覆了我對外派人員對當地文化興趣缺缺的成見,在上海他們的早餐是永和豆漿大王的油條配豆漿,中午則是素菜館子裡的養生套餐,雖然常在外應酬卻將剩菜打包回家當成隔天的晚餐,最喜歡的飲料是泡沫紅茶店的花生冰沙,John說他會選擇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當地的幼稚園,Jeff則喜歡魯迅的作品他還熱愛四川的麻辣口味。

John 與 Jeff 很關心一般上海人的生活品質,說如果將花在世博的經費用在飲用水的改善,上海人就不用再買瓶裝水喝了,當然他們也會有好水喝了。

我嘲笑這二位熱愛中國生活的老外,真搞不懂你們這些來自生活文明舒適的西方人,竟喜歡住在生活環境大不如本國的亞洲,他們好像頭一回被這麼問,很誠懇地說:「因為不一樣。」

我與象山有約

作者:芳小姐

夏日炎炎, 屢創新高的熱溫度讓人意興闌珊,那裡都不想去;週五晚上,結束了一星期的繁忙工作,車水馬龍的東區街頭、 絡繹不絕的熱鬧人潮卻讓我心情煩躁的只想快一些回家。我開始想念著象山,那永遠清涼直入心底的風; 那晴天時悠閒行走的雲;那雨天裡如夢似幻的山嵐;那在山谷中悠揚迴盪的鷹鳴;那跳躍樹梢像特技表演的松鼠身影;想念著和象山的約會總像萬靈丹一樣的把我從心情低盪的谷底解救出來﹗

與象山約會時 ‧ ‧ ‧A Squirrel on Elephant Mountain

我喜歡穿著麻紗襯衫,讓風將它灌的鼓鼓的;
我喜歡穿著舒適布鞋,盡興的去踩一踩山路的泥土;
我喜歡背一大壺東方美人茶,和好友們一起分享;

我喜歡 ---

往 0 的方向前進

過馬路時,剛等完紅燈亮了綠燈,綠燈上馬上顯示我還剩下幾秒的時間可以過完這馬路。
不論是匆容或是快速通過,綠燈上的秒速總是趨近 0 秒。
每走過一次綠燈,總有一次更深的覺悟,我的人生在倒數,往 0 的方向前進,但若老這樣看它未免悲觀。
若這樣看就樂觀多了,用了綠燈上的三十秒我過了馬路往目標前進了,過完了這一天也往明天或是明年的方向又前進了,既使避免不了往 0 的方向前進,還是要認真的前進,不然到時還是 0 分。
人、車流量擁擠的信義松仁路口,人行綠燈一亮,再怎麼趕時間的車都停了下來,讓也同是趕時間的行人們快速通過, 這往左往右的人們都是要來彼此協助的吧?一起順利地往 0 的方向前進,下一個 0 又下一個 0 都是展新的旅程。

愛戀旅行的 Anne and Tom

在花甲之年熱愛旅行的他們相遇、結婚,他們決定給人生來個大計劃,他們要珍惜歲月更積極地旅行,更快速地創造他們共同的回憶,有天他們再也動不了時要坐在陽台上望著彼此:「親愛的,你記得我們曾經‧‧‧」

Anne 與Tom剛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在英國與法國旅行,拜訪他英國的家人,旅行法國享受學習慢慢的生活方式,法文也是他們熟悉的語言。從歐洲回程飛往雪梨,他們選擇途經台北,因為這是他們沒來過的亞洲國家。

在台北短短的二天時間裡,他們花了四個小時學做餃子希望藉此體驗台灣文化。他們在三個月前透過email 與我預約課程,見面之前我對他們一無所知。

Anne 與Tom 比預期的時間早到了半小時,直到他們下車我才知道這是二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家,我覺得老人家大概會很囉唆又固執,可是他們才一進門我就對這二位可愛的老人家改觀。

年輕富有的英倫先生 John

十月底英倫先生John 來信,他說要上三天的台灣菜,課程的內容沒多問,敲定時間後就說台北見。

第一天的早上十點還沒到他就已經在我的門口了,我沒看到乘載著外國人的計程車在門口出現,便問John是不是搭公車上山的,他說是走上來的,我很訝異他是怎麼摸清方向的。他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連結上google地圖,跟我說明他如何一路從通化街走過吳興市場到我的門口,他昨天傍晚抵達台北,住在通化街的民宿,在夜市走了一圈吃了幾個水煎包。

他前幾天的時間在首爾,也學了韓國菜 ,知道怎麼做泡菜但回倫敦後要買適合的白菜比較難。下次如果再去韓國他想學如何發酵的技術,歐洲菜比較少使用發酵的方法。我問他在韓國還去哪裡?他說就是走路,他從首爾的北邊跨過漢江走到城市的南部,他看到在地下室裡的大市場,看到人們做的各式泡菜。

看過首爾John就來台北了,我們隔天上一次的課,他在台北會有六天的時間。他跟我說到首爾之前從倫敦去加洲面試,台北之後要去澳洲與紐西蘭,然後去中東,再去一個我已搞不清楚地方的山上步行七天。我很好奇這麼自由的行程他到底是做什麼工作。他跟我說自己是物理研究的科學家,研究原子粒子撞擊,剛辭去倫敦的工作最近在旅行。

Things to do in Taipei, Taiwan: A day in the life of the market

The wet markets of Taiwan usually are not on the regular tourist schedule.A monk in the marketMost guides or local people would never think of bringing their customers or friends anywhere near them. The floors are wet, vegetables are still dirty with the mud from the fields, slabs of meat are cut open on the stands, all kinds of smells float in the air.

The Buddhas on Elephant mountain

It's very common to see the statues of Buddha or Guan Yin (the Goddess of mercy) in the mountains of Taiwan. They are found in temples, shrines, caves, or sometimes just on big rocks. On Elephant mountain in Taipei, there are many statues of Buddha, too.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