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die 的日記

台灣美食:升級失策的割包老店

每次逛通化夜市總不忘到「某家割包」來份最具台灣小吃代表的割包,這家老店原位於夜市裡臨江街104號,是分佈台北市各處的「某家割包」總店,聽說生意已做了幾十年之久,割包不僅美味還夾帶著老店的口味。
 
一進割包店,老店員們還來不及給個微笑便不浪費時間地問我要什麼口味、要喝什麼湯後便要我找張桌子坐下,他們迅速地送來割包與魚丸湯,隨即要我付費買單,服務人員好似太忙了,要錢沒時間說請,拿錢沒時間說謝謝,這樣的店家與客人關係,少了老店的親切感。雖然割包好吃,吃完後肚子飽,就少了台灣小吃的人情味,可能生意太好了吧,沒有太多的時間招呼客人。
 
2008年這家生意超好的割包店遷移至通化街21-2號的金店面,店名是「某家割包複合式餐飲」,店裡除了原有的產品外還賣火鍋、飲料等,路經這家店好幾次卻怎也搞不懂到底除了割包,複合產品有什麼。
 
「某家割包複合式餐飲」附近的商家有三商巧福、小林煎餅、NET、知名牛仔褲等知名品牌,還有許多台灣小吃如肉丸、麵線、八寶粥、台南意麵等低價小吃,這些小吃大都維持台灣小吃的低價生意原貌,小小的店面、親切的招呼與快速的服務。
 

聖嚴師父bye bye

很喜歡聖嚴師父的這段遺言「我的身後事,不可辦成喪事,乃是一場莊嚴的佛事。」往生的聖嚴師父只要我們唸「南無阿彌陀佛」,同結蓮邦淨緣。

真的是三生有幸能皈依在這位清靜的高僧座下,七年前皈依時目賭聖嚴師父本人,跟在電視裡看到他感受很不一樣。

當皈依的儀式結束後,師父卑屈著身體雙手合十地走向二千三百名的大眾,當初還很自以為是地偷想著這位師父真有那麼大的神力嗎?這幾千人難倒非得見他這一面不可嗎?為什麼這麼多人都要頂禮他?

就在師父漸漸靠近我們時,這些無知的問題得到解答,驕傲不可一世的心也軟化下來,師父來到自己面前時,我心甘情願俯下身來頂禮師父,因為從來沒遇到過像這樣無私的關懷,師父沒說一句話但慈悲的光芒感動著在場的每個人。終於體會了什麼叫做釋懷,什麼是放下。

親眼見過師父幾次,雖然他的身子看來虛弱卻從不像是個老人,他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個孩子一樣,沒有煩惱的痕跡。如果好好地依循著師父的話做,一定也會跟他一樣心靈年輕,勇敢面對死亡,何必辦喪事。

 

 

 

川菜名廚的一碗麵

蔣小玉大姐經營的「小玉川菜」曾經是台北新店地區最有名氣、人氣最旺的餐廳,台灣經濟飛徨的時候帶動她的餐廳財源滾進,2002年SARS發生後的半年內她的餐廳結束營業,經歷過各種場面的蔣大姐說這是自己生意失敗。

生意失敗的蔣大姐在結束餐廳的營業之後,搬到吳興街總站附近經營小麵店的生意。鄰居珊珊小姐說她的蔬菜麵做的不錯,幾年來就這麼成為蔣大姐的忠實客戶,既使現在她搬到北醫附近還是要去找她吃一碗麵。

幾年來去找蔣大姐吃一碗麵已經成為習慣,她有幾十年的燒菜經驗煮一碗麵絕不是問題,但一碗麵裡卻有著調味料辦不到的好味道,蔣大姐的樂觀、大嗓門與對晚輩的關心讓外食的時候少了孤單,多了份溫情,好像在家吃飯一樣。

曾經是月入百萬的蔣大姐描述自己,當初來開這小麵店時心裡真覺得難過,很難面對自己一天下來只有幾千塊的進賬。蔣大姐的手藝曾經教出無數位川菜的當家師傅,現在賣麵的生意當然是很委屈她的。

念力,致富的科學

任職高鐵的傑克Jake問我有沒有讀 "The Science of Getting Rich"「致富的科學」?

這位高鐵的高級工程師月收入是許多人的年收入之多,他說自己曾經破產、負債,身兼數職就為了要多賺點錢,然而他的命運就在「致富的科學之道」出現後的二個月改變了,傑克先生利用書中的理論擺脫債務,而且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好收入。

這書裡教導讀者在身體力行努力賺錢的同時,也要強化自己的信念,在腦中摹擬即將到來的美好願景,利用堅定信念的力量與宇宙中無窮盡的能量資源連結,創造最好的機會。

書中明確的指出致富的第一要件是:堅定的相信自己一定會致富,任何與致富有關的負面念頭都要捨棄。傑克先生就是反覆練習這個想法,他說剛開始有許多的雜念出現,念頭並不能集中在這個想法上,但他信心堅定,相信這本書中的方法絕對可以為他帶來財富。就這樣二個多月之後,他的收入增加了五倍。目前他持續練習集中念頭的方法要為自己創造健康與更多的財富自由。

韓國石鍋拌飯

第一次到首爾時,最受不了的便是四處纏人的泡菜味道,正宗韓國館子就不用說了,美食街裡的炒飯賣的還是泡菜炒飯,真是令人抓狂,難道我就不能好好地吃一頓沒有泡菜的飯嗎?每餐都被泡菜逼地去吃那些超不道地的義大利餐廳,起碼英文菜單清楚,我可以不用點泡菜義大利麵或是泡菜批薩,就這樣每餐都為閃避泡菜而傷腦筋。

2006年3月初再拜訪首爾時,每天的氣溫幾乎都在攝氏零度左右,韓風刺骨,最需要的就是熱湯、熱飯,泡菜問題不再是最主要的考量,大寒天我只需要熱呼呼的飯菜。

經過許多有泡菜味道的傳統韓國餐廳,玻璃窗外都會貼有菜色介紹的照片,黑黑的石鍋裡裝有各色的菜色,只需要韓幣五千塊(約台幣150元),有飯又有菜真是太划算了。而且有圖可指,最簡單的異國點菜法,可省去太多的麻煩。

聖誕節的批薩舖

台北師院2008年12月25日的園遊會,我們被邀請去擺攤賣批薩!

園遊會於早上十點開始,為了準備這次的現烤批薩服務,我們整整花了二天的時間做麵團、熬批薩醬、燉湯、烤麵包。

園遊會上充滿了各種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鹹酥雞、烤肉、滷味等,我們的批薩味全被這些美味給蓋住了,沒人光顧我們的批薩攤,心想這下可慘了!

好不容易有位可愛的男孩幫我們開了市,為彌補他的等待我們加送了他一份批薩,請他與同學分享。就這樣我們羅馬批薩的美味傳開來了!

吃過批薩的客人為我們招來更多的客人,我們預備的三個烤箱都來不及出爐,批薩就已經被定光了!想要吃批薩的人竟得等個四十分鐘,就這樣我們在四個小時內賣了五十個批薩!

除了五十個批薩,二大鍋的米蘭蔬菜湯也在二個小時內賣光!真是太令人興奮了!

當初珊珊邀請我去擺攤時,說真的,我真是興趣缺缺。有太多的事前工作要準備,又要平價近人,還要善後,我看到的就是忙碌。

Soy milk - home made

In Taiwan, instead of having a cup of coffee, drinking soy milk is the way most people start the day. Breakfast shops serve the milk fresh and hot, and simply flavor it with some sugar.

In Western countries, soy milk is getting very popular. I saw packaged soy milk displayed along with dairy products, for example. There are different flavors, like chocolate, strawberry or vanilla soy milk. It's sometimes called soya milk or soybean milk.

Jake traveled Taiwan 345 kilometers by foot

mountain bridge near Wulu Kaohsiung TaiwanThe slowest journey on the high speed railway

Jake visited me to study in June 2008. He is responsible for very important safety work on Taiwan's 'bullet train', the High Speed Railway (HSR). Most people's trip on the 300 km/h High Speed Rail takes less than 90 minutes. But for Jake, the journey took weeks. He traveled by foot.

Visitors from Washington D.C.

student and jodie                  

Peter and Karen from Washington D.C. came to my class in November 2008. Most of my guests come to Taipei for business trips. But Peter and Karen visited Taipei simply because they wanted to experience the food.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