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山

藍山的故事

2003年藍山初夏的一個傍晚,我們要從Katoomba搭火車到鄰近的鎮上參加於Hydro 飯店舉行的音樂會,車站裡候車的旅客不多,很快地我們在長條椅上坐下來。

才一坐下,隔壁椅子上的女士很禮貌地與我問好微笑,她看來疲憊很需要有人講話的樣子,先是她臉上的皺紋、粗糙枯黃的雙手吸引了我的注意,蝴蝶結的大圓帽、過時的洋裝、短襪低根涼鞋,這樣努力的打扮一點也沒有藍山式的悠閒味道,面對目前的這位女士我很好奇。

這位生於1938年澳洲雪梨的女人在四十分鐘之內告訴我她一生的歲月與種種未及的響往。除了七個孩子之外,她一生沒圓過任何夢想。

我才坐下來不到十分鐘,她開頭就說自己終於離開四十一年暴力的婚姻,與她相依為命的是二十三歲的兒子,雖然他吸毒、有妄想症卻是最單純迷人的孩子,她說自己後半輩子的時間都會與他在一起。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