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麵

感恩當初義大利師父 Alessandro Guastini 的傳授

不輕易外傳的義大利料理

義大利廚師們有個默契,他們不輕易傳授他人義大利菜 ,他們說這是義大利人吃飯的傢伙,尤其外國人要跟他們學更難,就好像某些功夫大師,他們不隨便傳授徒弟的。  

看著這些義大利主廚在廚房做義大利麵或是批薩,既使同一個廚房站在他們的旁邊一起工作,我們就只能看著主廚在爐子上比劃著,雖然我們跟他做一樣的動作在鍋子上炒,出來的味道就是不一樣,沒有義大利味。 

我們也都想做出像義大利人一樣的批薩,跟他們一樣和麵團、發麵、桿麵、烤餅,抱歉做出來的就是不一樣,我們可以看著他做,但他們就是不會把手下的功夫解釋給你聽,通常各家批薩還有麵團配方的秘笈。
 

如何燒出一鍋香濃的奶油白醬

要出遠門好幾天,冰箱裡還有一桶二公升的鮮奶,不馬上喝完就要過期了,等不到我回來也不能往冷凍庫放。就做成奶油白醬吧!做好的白醬再放到冷凍庫裡,旅行回來還會有好吃的奶油白醬義大利麵可以吃。

板橋黃石市場有好吃的義大利麵?


板橋市政府鄰近的黃石市場,陳英明的家人在這賣素食有二十年了吧,陳伯母說從她二個女兒未出家時,他們就在這賣麵了。剛開始從賣一般葷食麵攤轉賣素食確實有點難度,但未出家的女兒建議母親:「媽,我們要改賣素食才好。」

陳伯母說當時賣麵的生意很好,一天可有二萬多的營業額,卻也聽了女兒的建言改賣素食。賣素食的起初並不容易,母女並無素食生意的經驗,所以倆人不斷地嘗試努力要做出最適合客人的口味。後來二個女兒都在地藏禪寺出家,就由二老負責素食麵店的全部工作,家裡還有個兒子,不過他有正職對麵店的生意興趣缺缺。

2008年3月陳英明先生帶著伯母,請我幫他們上義大利麵的課程,我們花了四個下午完成基本課程。陳伯母是我見過最謙遜的長者之一,開口閉口稱呼老師,老師交待的她一定照辦,輕聲細語一再表示自己的平凡,休假的時間她喜歡到地藏禪寺參加法會,我從未在她身上看到所謂的「自己」。

訂閱文章